笪罟

今晚撸了个金铃索,恩,线稿。。。
改日再上色!(ง •̀灬•́)ง
有小可爱要上色的吗?(*/ω\*)

“大师兄又偷偷喝酒了!”

“嘘——小声些,秋水师兄怕是又在想归一师兄了。。。。。”

嘿嘿。。。撸完了,不知道可不可以啊~
( ˶´⚰︎`˵ )

那个。。。。弱弱地求个赞。。。谢谢谢谢!!! (*/ω\*)

醉酒的秋水~嘿嘿。。。。不过是线稿。。。
还。还行不?
咱弱弱地求个赞~(*/ω\*)
求。求赞~
谢谢!!

【父与子·开口见心的父子之情】

又名【熊孩子不认父!】

剑冢

一道冷冽的剑光划过,剑冢那千万把刀剑伴随着这道剑光,发出阵阵翁鸣声。

一个身姿挺拔的冷峻青年微眯着眼睛,好似在感悟着某种大道般,手中的剑也跟随着韵律,划出道道冷冽的剑芒。

突然,那青年睁开了微眯着的眼睛,琥珀色的眼眸冷冷地看向了身后的某处。

倚天剑:“屠龙,你有何事?能不能不要在这里喝酒。”

屠龙刀:“修习剑道,当摒弃一切杂念,不为外物所扰。看来是你的心还不够静,不然怎会为我这个‘外物’所扰?”

屠龙笑着,说完跳上了剑冢的一把剑上,拿起酒坛,接着又大饮了一口,故意似的大喝道: 

“好酒!”

倚天冷哼了一声,一抹蓝光闪耀着,凝聚在了剑尖之上,他抬了手中的剑,向前刺去。

只听“砰!”地一声响,屠龙手中的酒坛便化为千万个碎片炸裂开来。

而屠龙早在倚天击中酒坛的瞬间便从剑上跳下,躲开了那纷飞的碎片。

屠龙刀:“怎么?想打架?”

倚天剑:“正有此意!”

说完,倚天手中的剑又迸发出了冷冽的光芒。
屠龙勾起了嘴角,眼中燃烧着的是浓烈的战意。

“哈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正当倚天和屠龙眼中的战意更加浓郁时,一声爽朗的笑声从剑冢深处传来。

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从剑冢深处的迷雾中走了出来,他看着倚天和屠龙,脸上带着深深的笑意。

而在他身后,又走出了一个男人,那人身后收拢着一双巨大的翅膀,很是醒目。

看到来人,屠龙和倚天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而那魁梧的男人仿佛没听见似的,爽朗地笑道:

“来来来,我带礼物来了!”

神雕:“就你那堆破烂?除了那两条腰带没一个贵的!”

玄铁重剑:“哈哈哈哈。。。雕兄,那你要不要?”

神雕不屑地扭过了头:“又没有蛇胆,我要它们干嘛?”

屠龙刀:“喂,老爷子,你来做什么!”
倚天剑:“同意。”

屠龙和倚天对玄铁的不告而来有些头痛。

玄铁重剑:“你们俩个见到我,怎么也得先叫我一声父亲吧?”

倚天/ 屠龙:“不要!”

玄铁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这有点不对吧,你们可是我儿子,怎么不肯叫我父亲啊?哎!——你们以前可是。。。。”

屠龙刀:“闭嘴!!”
倚天剑:“住口!!”

说着屠龙和倚天便杀了上来。

屠龙刀:“我就知道,你来了准没好事!”

屠龙举起刀劈了过来,刀锋亮起,阵阵刀意闪出刺目的光芒。

玄铁眯了眯眼睛,抬起重剑迎了上去,刀与重剑的交接处迸出阵阵火花。正当这时,倚天的剑也来到了近处。

倚天剑:“看剑!”

玄铁拿着重剑向上挑去,擦着屠龙的刀锋抵住了倚天的剑芒。

神雕:“玄铁,倚天和屠龙以前到底怎么了?”

玄铁一边招架着倚天和屠龙的招式,一边道:

“哈哈哈哈。。。。。屠龙和倚天以前经常缠着我练剑。屠龙和我单挑,已经一千四百八十三连败了。”

屠龙刀:“下一次赢得一定是我!”

屠龙说着,紧接着刀法变得更加凌厉。

玄铁重剑:“而倚天,曾经约我在山下论剑,结果,他自己却在山上睡着了。”

倚天剑:“陈年旧事,休要再提!”

倚天催动剑诀,剑锋上发出了冷冽的光芒,紧接着向前猛地刺去,而屠龙这时也举起了刀,与倚天一同挥向了玄铁。

玄铁把重剑举在了胸前,一股极大的力量从抵住倚天和屠龙的重剑上传来,阵阵气浪以他们三个为中心向外扩散而开,剑冢刀剑好似受到了这股战意的感染,发出刺耳的嘶鸣声。

玄铁也因为这股气浪,向后退去了几步。

玄铁重剑:“哈哈。。。。你们又进步了不少。”

说着,三人便又战在了一起。

玄铁重剑:“别看屠龙如此粗犷,其实他很喜欢读书,原来总是背着倚天和我。。。。。”

屠龙刀:“住口住口!!”

屠龙提刀打断了玄铁,玄铁躲过了这一招,又接着道:

“倚天虽然很少说话,但四下无人时,常对着手中的利剑自言自语。”

倚天剑:“不要说了!!”

看着倚天和屠龙羞怒的样子,玄铁大笑了起来:
“哈哈哈哈。。。。。你们还跟个孩子一样啊。”

神雕看着那三个打起来的父子,无奈地笑了笑,从玄铁买来的那堆礼物中拿起了一坛酒,慢慢地喝了起来。

当第二壶酒入口时,玄铁,屠龙,倚天终于停了下来。

神雕:“嗯?打完了?”

玄铁重剑:“嗯,打完了。”

神雕:“打完了就快把剑冢收拾好。”

玄铁看着剑冢满地深浅不一的刀痕和剑痕,与凌乱地散落着的刀剑,无奈地叹了口气:

“哎!这下有的麻烦了。”

屠龙刀:“老爷子,那还不都怪你!”
倚天剑:“哼!”

倚天冷哼了一声,表示了同意。

玄铁重剑:“哈哈哈哈。。。。”

正当屠龙和倚天收拾战场时,突然一股大力把着他们的肩膀把他们拉了过去。

只见玄铁在身后抱住了倚天和屠龙。

屠龙刀:“喂!老爷子,你要干什。。。”

玄铁重剑:“来,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屠龙话还没说完,就被塞入手中的东西堵上了嘴。

那是一条精致的腰带,红色的腰身上好似太阳般传来阵阵温暖。
他抬头看了看倚天,倚天手中的也是一条腰带,深蓝的腰封上散发出冰凉的寒意。

屠龙刀:“不喜欢。”
倚天剑:“不需要。”

屠龙和倚天的脸颊微微红了,把头迅速地扭向了两旁。

嘴上说着不要,但却都默默地把腰带收了起来。

玄铁重剑:“这是我在极西之地买到的,一为阴,名冰月;一为阳,名炎阳。你们喜欢就好,哈哈哈哈。。。。”

屠龙刀:“喂!都说了不喜欢了!”
倚天剑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神雕拿起酒坛,醇香的酒液流入口中,他看着那对父子,摇摇头轻轻地笑了:

“他们父子,感情真好啊。。。。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END

【坑爹绿竹·老子与你势不两立!!】注:笑死不偿命

【心脏病者慎入】

“砰!”一声巨响从我家卫生间穿来。

我去!我家卫生间不会被外星人袭击了吧!!

我狂奔到卫生间推门一看,只见一个身着绿色古装的年轻男子正坐在我家卫生间地上。

绿竹棒:“这位小兄弟,能否告诉在下这里是何处?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绿竹穿越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里就是后世啊。当时我们在打魍魉王,突然,引魂镜碎了,空间一阵扭曲,然后。。。我就莫名其妙的到这儿来了。”
绿竹棒夹起了一块糖醋排骨,一边吃一边说道。

“嗯!~这儿的东西真好吃!”说着又夹了一块。

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,我的心在滴血。

大哥!!就六块排骨,给我留块啊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什么!我要洗碗!!”
“废话!你在我这白吃白住,让你洗个碗咋了!”

“哎!”绿竹认命的抱着碗离开了厨房。

突然,我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事情,洗碗槽就在厨房,绿竹抱着碗上哪洗了?
我冲了出去,只听卫生间传来了阵阵水声。

“喂!卫生间的洗脸盆是洗脸的,不是。。。”
话还没说完,我就定住了。

只见绿竹拿起了一只碗,把它放进了坐便里,哗哗的洗着。

卫生间的坐便
生间的坐便
间的坐便
的坐便
坐便
便!!!!!!!!!!!!!!!!!!!

“你在做什么!!!”
我立马冲了进去按住了那只正在马桶里刷碗的手。

绿竹明显一愣。
“明摆着洗碗呢。”说着扬了扬那只被摧残的已经升入天国的碗。

“这里不能洗碗!!”我吼道。

“为啥?这里面的水挺清的啊?”
说着,又拿起了一只碗放进了马桶里。

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我决定了,绿竹,今天不是你死,便是我活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END

【同人】【秋归】腹黑秋水╳呆萌归一

【两小无猜】

归一被带入全真教时,秋水就是大师兄了。

那天,师父领着他的手,指着一个大约八九岁唇红齿白的俊俏少年说道:

“这就是你的大师兄秋水,以后若有什么不会的,问他便是。”

说着把他交给了那少年。

秋水看着被递过来的小团子,温柔的笑了笑:

“师父忙于炼丹,你每日的修炼以后便都交予我了,好不好?”

归一懵懂地点了点头。

大师兄是个好人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才怪!!!!!

每当回想起那日,归一都有种想回去把有那种天真想法的自己掐死。

“师弟~这丹药的事,师父回来时,你可千万别说出去~”

一句带着戏谑的笑声把归一拉回了现实。

归一看了看不停地冒着黑烟的丹炉,重重地叹了口气:

师父这忙乎了大半月的药,怕是全毁了。

就在刚才,师父炼丹到了关键之处,偏偏这时,少了一份草药,于是连忙召来秋水和他,让他俩仔细看着这炉药,千万不要让任何人靠近。随后便匆忙下山去了。

谁知,待师父刚走,秋水便靠近了丹炉。打着帮师父检查一下炼药进度的期号,揭开了盖着丹炉的盖子。

只听“砰!”的一声巨响,丹炉里半成型的丹药炸开了。一股股浓郁的黑烟不断地从中飘出。

秋水看了看已经变成“黑炭”的丹药,摇了摇头:

“唉!师父真是的,太不小心了,下山之前竟然忘记了盖上丹炉……
师弟,你说是不是?”

归一看到秋水眼中一闪而过的寒芒,忍不住咽了咽口水:

“是,是……”

当晚,归一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笑意盈盈的秋水差点哭了出来:

“大、大师兄……你来我这做什么,我要就寝了。”

秋水抬手摸了摸归一小小的脑袋道:

“就在刚才,我跟师父说了,为了以后能更好地督促师弟你修炼,从今往后,我便与你同住在一起了。”

归一心里一片哀嚎,他知道,大师兄怕是为了今天丹药那事……唉!

尺璧寸阴,时光飞逝。二十年转眼之间,便过去了。

当年丹药之事,师父早就忘了。

可秋水,依旧每日与他同住一室。

是夜,夜风微凉。

归一看着在他枕边准备休沐的秋水,轻轻叹了口气:

“大师兄,你为何还不回自己的屋子去。”

“当然是为了监视你,防止你把丹药之事告诉师父。”

“胡说!师父那事早就不记得了!莫要诓我!”

秋水静静地望着归一,沉默少许道:

“想知道?”

“想!”

“那你把头附过来,我悄悄地告诉你。”

归一把头向秋水靠去。突然,额头一凉,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他的头上。

“大、大、大师兄……!!”

“我心悦你啊,师弟……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END

【同人】【倚天屠龙+圣玲】福利!!【心病还需心药医】



是夜。

微凉的雾气笼罩在桃花岛上,一轮明月散下柔和的月光照射在那灼灼的桃林之中。
一阵微风吹过,带着点点暗香,拂过了桃林下的两个身影。

金玲索:“圣火,你带我到这来,是要做什么?”

圣火看着月光下可爱精致的少年,不由得勾起了嘴角。
接着,他从手中拿出了一条精致的纱丽,鹅黄的透明薄纱上,用金丝绣着一个个繁杂的花纹。

圣火令:“在我的家乡,纱丽是送给心爱人儿的定情信物。。。。。”

还未等圣火说完,金玲连忙打断他:

“可,可我是男人啊!”

“什。。什么!”
圣火立马僵住了,满脸写满了不可置信。

看到这样的圣火,金玲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失望。轻哼了一声,转头往桃林之外逃去。

“金玲!”

金玲索没有回头,反而加快了脚步,不大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圣火的视线之中。

圣火呆呆地立在原地,嘴中不住地喃喃自语:“怎。。。怎么会这样。。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次日,桃林。

屠龙刀:“倚天,这局我定能胜你!”

倚天看了屠龙一眼,摇了摇头:“多说无益。”

说着,落下一子。

屠龙哈哈一笑,紧跟着也落下一子,随后从腰间取出了一坛酒。微微用内力震开了封在酒坛上的泥封,一股带着阵阵桃花香气的酒气立马弥散开来。

屠龙仰起头,大饮了一口,忍不住赞道:
“好酒!不愧是这儿最有名的桃花酿!当真是。。。
噗——————”

屠龙一口喷了出来,紧跟着的是猛烈的咳嗽:
“咳。。咳咳。。。。圣火,你。。。。”

只见圣火缓步走来,他双脚虚浮,目中无神,身披一鹅黄色纱丽。在圣火高大的体型上,越发衬得那纱丽诡异至极。

他双目空洞,仿若游魂般,失魂落魄地从屠龙和倚天身旁“飘”过。

屠龙转头望向倚天:“圣火,这是怎么了?”

倚天眼中也满是惊讶,他摸了摸手中的白玉棋子道:“依我看,他怕是受了情伤。。。。”

“情伤?可有法子医治?”

倚天摇了摇头:

“心病还需心药医。”

说着又下了一子。

倚天剑:“你输了。”

屠龙刀: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圣火是男的,他知道金玲跟他一样,也是男的。

可是,为什么?金玲的音容笑貌不停地在他眼前一一浮现。
尤其是桃林那晚,金玲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更是如轮回般,不停地在他脑海中循环着。每次看到,心就如刀割般发出剧烈的疼痛。

当晚。

同是那天的桃林,桃花打着旋儿轻轻地从树上飘落而下,落在了月光中两人的头上。

金铃索:“我说过我是男人。”

圣火令: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你还。。。。”

未等金玲说完,圣火便伸出手,拂去了金玲头上的桃花。接着,一件精致的纱丽罩在了金玲的头上。

那纱丽与金玲十分般配,月光下,罩着鹅黄色纱丽的少年越发显得精致可人。

“这几日,我一直都在思考。。。。。。

铃儿。。。我喜欢你。用中原的话来说,我心悦你。

明知是错,可我日日夜夜满脑子的,都是你。。。。”

说着,一把抱住了早已满脸羞红的金玲索。

“笨。。。笨蛋!”

慢慢地,金玲缓缓伸出了手臂,环住了圣火。

圣火微微一怔,随即开心的大笑了起来。

桃花随着风,带着幽香缓缓落下,落在了终成眷属的二人身上,也落在了在不远处偷偷窥望的两人身上。

屠龙长舒一口气道:“看来,他们这是圆满了。”

倚天点了点头:“皆大欢喜。”

说着准备离去。

当他刚迈出一步时,一股大力拉住了他的手臂。紧接着,便撞入了一个宽阔的胸膛。那胸膛带着阵阵炽热,很宽大,很可靠。

“屠龙,你。。。。。”

屠龙环住了倚天,把温热的呼吸缓缓吐在了倚天的耳际。

“倚天,我中了情伤,能解的,只有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END

【圣铃】福利~ 腐向!!【雪意昆仑】

昆仑山

漫天雪花打着旋儿轻轻地从天空飘落,金铃索站在昆仑山巅,遥望着远处巍峨的雪山。

风,轻轻地抚过少年金色的碎发。看着那仿佛触手可及的天空,金玲索慢慢地抬起来手。

金玲索:“真美啊。。。。”

一丝轻笑,从少年嘴边滑落,昆仑山的风雪刹那失色。

圣火令:“铃儿,很危险哦。”

没等金玲反应过来,就感觉身体被人包揽入怀,他的体温很暖,很暖。

金玲索:“圣火。。。。。。”

圣火眨了眨眼,唇边扬起微笑。

圣火令:“好久不见,我的小花猫,有没有想念我啊。”

金玲索:“什么好久不见,今天早上不是刚见过吗?”

圣火令:“哈哈哈。。。。”

圣火把头埋在了金玲颈间,坏笑着把呼吸全都吹拂在了金玲的脸上。

金玲索:“你在做什么!”

金玲的脸颊刹时变得发烫,扭动着身体,想要从怀里挣脱出。

腰间的铃铛随着主人身体的动作,发出了清脆的声音。

看着怀中害羞的人儿,圣火勾起嘴角,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坏笑,伸出了一只手,摸向了金玲的腰间,打着旋儿慢慢下滑,握住了那个金色的铃铛。

感受着那铃铛繁杂的花纹,圣火坏心眼地把玩着,铃铛不住地发出阵阵脆响。

金玲索:“铃铛不是这样玩的!”

圣火令:“哦~那你说说是怎样玩的?”

金玲索:“你。。。。”
金玲赌气似的扭过头,就像猫遇到不可理喻的主人而生气一般可爱。
圣火令摇了摇头,嘴边挂着是怎么也收不住的笑容。

圣火令:“真是拿你没办法啊,我的小花猫。”

说着抬起手摸了摸金玲的头。
温暖的触感从头上传来,金玲的脸刹时变得更红了。

金玲索:“不要把我和猫混为一谈。”

说着,想要避开那只正在摸着自己的手。

圣火令:“乖孩子是不能反抗的呦~”

圣火坏笑着,不但没有停下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抚摸着那只不坦诚的猫咪的头。

金玲索:“你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待着吗?”

话音刚落,就感觉到包揽着自己的怀抱更加紧收。

圣火把下巴靠在了金玲的头上,宠溺地看着怀中耳根渐渐变红的少年,轻笑着,缓缓吐出一口温热的气息:

“不能。。。。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END